趣店單季賺10.6億 為何市值蒸發9.5億美元?

2019-11-28 23:00:52 作者: 松子同學

剛發布完Q3財報,趣店單季度凈利潤10.6億元,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啟動“開放平臺”戰略,趣店的營收和利潤數據再也沒有難看過。

只是這次,資本市場卻不怎么買賬了。自發財報當天開始,趣店股價一路暴跌,短短幾天,趣店就經歷六連跌,市值蒸發最高達9.5億美元。

最直接的影響,可能來自于趣店Q3的財報中提到,趣店將全年凈利潤預期下調了5個億。

客觀來說,趣店今年前三季度的數據表現都不算差,整體營收、凈利潤同比增長率都保持在行業高位,開放平臺表現優異,為趣店貢獻了90%的利潤,增長速度驚人。

業績一片向好的背景下,僅砍掉5億的額外預期利潤,就足以在資本市場引起軒然大波了嗎?

恰恰就是這高達90%的利潤貢獻,泄露了趣店的隱憂。對一個資產端金融機構而言,除非和BATJ一樣就是流量本身,否則遠比其他都重要的自營業務能力,才是生存的命脈。

趣店財報中一些不被察覺的細節,透露出這場風波背后沒有那么簡單。這些細節,不但預示著市場環境已經向趣店提出了挑戰,也釋放出了幾點至關重要的市場信號。

趣店的隱憂:新增獲客是逃不開的大坎

今年前三季度,趣店的營收數據分別為:20.97億元、22.21億元、25.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9.7億元、11.6億元、10.6億元,碾壓了一眾互金機構,包括擁有自建場景優勢的樂信。雖然樂信在今年二三季度的營收超過趣店數億元,但凈利潤和同比增長率都明顯不如趣店。

單從這點來看,趣店當屬互金機構中的佼佼者。具體收入項目上來看,開放平臺已經是趣店的利潤引擎,承擔了趣店90%利潤的開放平臺,三季度收入9.93億,產生凈利潤超過9億,可見這確實是一項成本極低的業務,但它的成長性和可持續性,在三季度的財報中體現出了不確定性。

來源:趣店財報,新流財經整理

從環比數據來看,趣店很多業務數據就沒那么美好了。

比如,三季度趣店放貸金額環比減少25%,貸款余額、貸款便利服務等收入也都齊齊減少。相比今年二季度,趣店表內業務收縮,融資收入環比減少19%,M1+和M6+的逾期率雙雙環比攀升。

更重要的是,2019年三季度,趣店的新增活躍用戶為66.91萬人,一別二季度環比一季度大增108.2%的趨勢,三季度環比二季度大幅下滑39%。

這意味著,趣店在收入上一邊對開放平臺的依賴越來越重,一邊又面臨著新增優質用戶的乏力表現。

當然,趣店的用戶基數還是不錯的。截至今年9月底,趣店用戶數超過7800萬,同比去年增長11.86%。而趣店的CFO楊家康對Q3財報進行解讀時提到,趣店未主動在獲客上進行大額的投入,包括沒有做任何廣告或流量投放,主要增長來自“口口相傳的用戶傳播 ”。

從當前趣店乏力的新增活躍用戶和保守的外部獲客營銷兩方面對比節節拔高的凈利潤可以看出,作為核心利潤來源的開放平臺,主要輸出的還是趣店的存量用戶——多半來自前幾年在支付寶APP入口的積累。

跟螞蟻金服“分手”后,趣店的開放平臺通過存量用戶變現,迎來了前幾季度短暫的“蜜月期”,但既沒有保持住存量轉化的效果,也還沒有效地開放到外部獲客渠道上去——是趣店眼下最大的困擾。

在BATJ的流量巨頭各自為戰的今天,攻堅新增獲客,是所有金融機構都逃不開的一道大坎。

今年發一季報的時候,趣店CEO羅敏對外提到開放平臺“振奮人心的發展態勢”時還讓人記憶猶新,把全年凈利潤的預期從35億元加到了45億,那種自信,在三季度削減5個億的時候,似乎就消散了許多。

資本清醒得最快。趣店股價的六連跌似乎說明,開放平臺的好故事已經備受質疑。

然而趣店遭遇只是一個縮影,事實上2020年,互金行業的每一家金融機構都應該朝更遠的未來去看了。

趣店的“警告”:流量市場已經突變

這個行業的風吹草動都在影響著趣店,但趣店的數據波動也無不反應著互金行業變化。今年以來,趣店無論是注冊用戶、授信用戶還是在貸用戶,都較兩年前的增速明顯放緩。

來源:趣店財報

趣店的困境,也正是行業的困境。三季度趣店用戶增長乏力發出了警告:互金流量市場已經發生了突變。

趣店對此次下調5億凈利潤預期的理由是:“計劃降低風險貸款額度,將關注點放在更高質量的借款人上”。也就是說,7800萬的貸款客群中,可以篩選的范圍更小了。

受前段時間兩高兩部最新印發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等文件影響,大量的互金平臺急求合規轉型,將貸款產品的年化利率壓降到IRR36%以內,而持牌消金機構的年化利率更是有趨勢向IRR24%以內調整。

金融機構對客群的資質要求更高、用戶獲取難度更大、競爭更激烈了,以流量分發為核心利潤的平臺,自然失去了一部分流量變現的空間。由此推測,除了新增乏力,趣店降低預期凈利潤或也有市場需求變動因素的考量。

實際上,今年下半年以來,大量依靠高利率貸款產品活著的貸超平臺都失去了核心利潤來源。雖然監管層未明確36%的嚴格口徑,流量平臺為了生存也只能以最安全的標準接產品,大量導流平臺選擇轉型為代運營、風控等服務商,甚至異業轉型成電商、醫美渠道。

這場流量市場的突變意味著,大家是時候瞄準新的目標了。貸款產品方必須在利率合規范圍內有保持盈利的能力,流量平臺則必須放棄給高利貸導流賺取利潤的商業模式。

獲客能力或牌照能力,必須有一個

最近兩年趣店凈利潤出現突然下跌有兩次,一次是2017年四季度,遇到141號文的下發,一次是2018年三季度,趣店正式告別“流量大腿”螞蟻金服。

來源:趣店財報

在市場波動下,趣店顯得有點被動。

同樣是做校園分期貸款出身,這是趣店跟樂信在轉型后最大的不同:趣店選擇了依附螞蟻金服快速積累巨大的流量,而樂信建立了核心的自營線上商城和線下地推渠道。

這使趣店很久以來都在公開的凈利潤數據上壓過樂信一頭,也使趣店在巨頭帶來的流量紅利消失后獲客能力明顯遜色于樂信。三季度,樂信的新增活躍用戶250萬,同比大幅增長265%,是趣店的3.7倍。

事實證明,沒有誰能躺在巨頭的流量池里坐收漁利,抱阿里大腿的趣店不行,抱騰訊大腿的微粒貸也不行。

“支付寶來的流量只認支付寶,用戶黏性差,還不如某些P2P平臺的借款APP。”一位消金機構人士表示,實際上,從互聯網巨頭那里引流,存在存量用戶經營效果的巨大落差。支付寶過去的品牌效應,很難被直接轉化到合作產品上來。

開放平臺實質上也是流量分發,如果趣店一心要把開放平臺戰略進行下去,就必須有可持續的強勁獲客能力。

哪怕是有綁上金融科技概念、帶有技術含量的流量分發,沒有流量,也是無稽之談。

如果獲客能力不達標,資產端的金融機構想在互金市場活下來,至少要有一張含金量足夠的放貸牌照。如此一來,無流量,也能依靠資金優勢放貸,有流量,就是錦上添花。

和樂信一樣,這也是趣店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不過,網絡小貸牌照當然不夠。今年5月趣店在江西撫州的網絡小貸牌照改為傳統小貸牌照之后,趣店旗下剩下另外一張注冊資本9億元的網絡小貸牌照可以全國展業。

對一家想要做大做強的互金機構來說,杠桿,永遠是前進路上的路障。破解杠桿可以靠聯合放貸,但沒有流量,就沒人愿意跟你聯合。

這就像一個無解題,獲客能力和牌照能力,趣店未來必須有一個,趣店的其他對手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