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愛看美文網: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散文 > 傷感散文 > 正文

    金圣嘆,一個悲慘的段子手 / 作者:陳永勝

    作者:來源:時間:2019-07-18 00:00:25

     作者:陳永勝

     

      

     

      一

     

      

     

      公元1661年8月7日,立秋。

     

      悶熱的江南,尚無秋意,暑熱難當。

     

      金陵古城的三山街已是人滿為患,因為在這里要處斬一批人犯。

     

      犯死罪的人一般都在秋后問斬,選擇立秋之日,可見官員們的急不可耐。

     

      在這里既將上演了一場砍頭大戲,其中凌遲者28人,斬首者89人。

     

      如此規模的行刑場面極其罕見。

     

      誰曾想到這些被處決的人中有些既不是窮兇極惡的暴徒也不是殺人不眨眼的慣犯,而是一些飽讀詩書的晚明士子。

     

      這一切都要從清初江南的一樁“哭廟案”說起。

     

      所謂“哭廟”,乃是江南一帶的風俗。

     

      當官府有不法行為時,士子們便會相約在文廟,向孔圣人哭訴,并召集百姓向官府抗議。

     

      只可惜拜錯了對象,孔圣人哪里能幫助了他們。

     

      再者這種哭廟行為往往會讓統治者的地位受到威脅,肯定是他們不愿意看到的。

     

      滿清應該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代。

     

      其取代明朝不是發展,而是一種歷史倒退。

     

      滿清文化極其落后、野蠻,處于奴隸社會階段。

     

      若想統治封建社會下的大明臣民只有依靠暴力屠殺,武力征服。

     

      清朝入關,凡遇抵抗,必“焚其廬舍”、“殺其人、取其物”。

     

      據統計,僅清朝入關時就殺了明朝三千二百五十六萬人!

     

      入關后,稍有不順從的,被殺者更是不計其數。

     

      只殺得人們個個禁喏寒蟬,麻木的像根木頭……

     

      連生存安全的基本層次都保證不了,哪里還談得上發展。

     

      只待帝國能量耗盡。

     

      所以當八國聯軍打到北京城時,便出現了老百姓扶梯子的情景。

     

      為何?

     

      因為國不知有民,民焉知有國。

     

      滿清誤我三百年,絕不是虛言。

     

      提及那段血腥歷史,不是想激起民族仇恨,而是要讓人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客觀的去看待那段歷史。

     

      這次被卷入“哭廟”案中有一人的名字,說出來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圣嘆。

     

      

     

      二

     

      

     

      金圣嘆生于明萬歷三十六年(公元1608年),蘇州吳縣人,名采,字若采。

     

      自幼家境富足,后因父母早逝導致家道敗落,從此金圣嘆的人生發生了重大轉變。

     

      明朝滅亡后,他改名人瑞,字圣嘆。

     

      為何叫做圣嘆?他自己曾與朋友解釋過:

     

      他說《論語》有兩次“喟然嘆曰”。

     

      一是對于顏淵來說是驚嘆圣人孔子學識。

     

      二是從孔子方面來說是贊嘆弟子曾點才華。

     

      金圣嘆自認為自己是曾點一類的人。

     

      還有一版本,據說明朝滅亡清軍入關后,金圣嘆便發誓不食清廷俸祿。

     

      他經常獨自一人哀嘆:金人在上,圣人焉能不嘆。

     

      這名字相當霸氣,一般人壓不住。

     

      可見他的率性與疏狂。

     

      金圣嘆打小就聰明,但不喜歡讀“經典”,即傳統的四書五經之類的書。

     

      屬于有點跑偏、聰明沒用到“正地方”的那類小孩。

     

      這類小孩的特點是極其頑皮、淘氣,但思想不拘一格,富有創造力。

     

      以現代的教育觀點來看主要還是缺乏正確引導。

     

      他的缺點也是顯而易見,一讀四書五經就頭疼,自己不讀不說還誘導其他人,給他們宣灌“讀此類書無用”。

     

      還對別人夜以繼日的誦讀,大惑不解。

     

      金圣嘆的讀書方法是:自由讀書法。

     

      喜讀《法華經》、《史記》、《離騷》;

     

      最愛《水滸》與《西廂》,以至達到了“無晨無夜不在懷抱”的地步。

     

      可這類書被稱為“閑書”,根本無助于其求取功名。

     

      自由、散漫、狂放、怪誕的性格逐漸形成,使他走出了一條完全與其他讀書人不同的人生道路。

     

      金圣嘆16歲那年就考中了縣里的秀才,但頑劣性格盡顯。

     

      這年末歲考試,因文章觀點怪異被革掉秀才資格。

     

      從此,金圣嘆又多了兩個綽號。

     

      一曰"五經博士",因為他中過博士科的秀才;

     

      二曰"六等秀才",因為他歲試時作文搞怪,學官一怒之下把他定為六等。

     

      第二年,他又換了金人瑞的名字跑到同府的吳縣去應生員試,結果考取了第一名。

     

      金氏“無厘頭”風格漸漸形成。

     

      當時考試制度規定,秀才每年都要考試,金圣嘆根本就不在乎,往上考也沒什么希望,也只有在這個秀才圈里混了。

     

      因此,他常在試卷上來幾句俚語小詩,戲弄學官 。

     

      學官也不客氣,他今年考上了,然后立馬被革掉,金圣嘆再考,再被革掉。

     

      屢被除名,屢次考取,跟走馬燈似的,轉來轉去。

     

      最后,考官也拿他沒有了辦法。

     

      

     

      三

     

      

     

      關于金圣嘆科考,有個經典故事

     

      說有一年科考考題是“如此則動心否乎”。

     

      金圣嘆略加沉思,揮毫寫道:

     

      “空山之中,黃金萬兩,露白枷蒼而外,有美一人。試問夫子動心否乎?曰:動動動……(共39個動字)”

     

      主考官還挺認真地數了數,共有39個“動”字,恰好把試卷填滿,不解問道:這是什么意思啊?

     

      金圣嘆回答:“孟子曰‘四十不動心’,可見三十九歲之前肯定動心。

     

      再說了,荒山野嶺看到金錢和美女,換作是你,你會不會動心?”

     

      可以想象考官是何等的憤怒,很自然,金圣嘆落榜了。

     

      金圣嘆不僅在科考時玩幽默,跟他的親娘舅也玩。

     

      他舅舅就是著名的明朝崇禎皇帝時期的禮部尚書錢謙益,清兵入關后,屈膝投降,又當上了清朝的禮部侍郎。

     

      有一天,錢謙益過大壽,金圣嘆就去給老舅祝壽去了。

     

      席間,眾人都在恭維錢侍郎如何如何,唯獨金圣嘆旁若無人地在一邊埋頭大吃。

     

      有人提議說:“錢大人,令甥金相公乃江南才子,今日盛會,正好飲酒賦詩,讓我等也開開眼界。”

     

      眾人紛紛附和叫好。

     

      金圣嘆也不推辭,就說:“那我寫副對聯吧!”

     

      只見他大筆一揮,七個大字躍然紙上:

     

      “一個文官小花臉。”

     

      眾人大吃一驚,錢侍郎也感覺不妙,剛想發作,卻見金圣嘆不慌不忙又接著寫了四個大字:

     

      “三朝元老……”

     

      四字一出,大伙臉上才露出笑容,就說嘛,原來精彩之語在后面呢,看看這句話說的多好。

     

      錢侍郎也轉怒為喜, 沖金圣嘆伸大拇指:“好外甥,真人才也!”

     

      金圣嘆卻壞壞地一笑,刷刷地把下聯寫完:“三朝元老大奸臣”。

     

      然后把筆一扔,揚長而去。

     

      眾人都傻了,把個錢侍郎氣得差點暈過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金圣嘆對待自己的親娘舅尚且如此苛薄,可見他是多么的狂放不羈。

     

      其個性也注定了他不會走尋常路。

     

      

     

      四

     

      

     

      金圣嘆極具才華,那可不是蓋的。

     

      他博覽群籍,讀書極雜,什么諸子百家、儒釋道經典、官稗野史、經史子集都爛熟于胸、信手拈來。

     

      且觀點獨特:“議論皆前人所未發”。

     

      口才極佳:“升座開講,發聲宏亮,顧盼偉然”。

     

      用他舅舅名士錢謙益的話講,金圣嘆的學問堪稱“月仙附體”。

     

      當然也有暗批金圣嘆離經叛道之意。

     

      當時社會講學風氣很盛,他也開壇講學,而且受眾極多。

     

      每逢他講演,臺下眾人云集、僧俗聽眾為之“頂禮膜拜,嘆未曾有”。

     

      是個了不起的演講大家。

     

      他還著書立說,最著名應當是其點評的《水滸傳》、《西廂記》等作品。

     

      極為暢銷,“顧一時學者,愛讀金圣嘆書,幾于家置一編。”(清王應奎《柳南隨筆》)

     

      可惜其流傳世上的著作,也只有評點《西廂》、《水滸》、《唐詩》、制藝、《唱經堂雜評》的幾種刊刻版本。

     

      據說,順治皇帝讀金圣嘆評點的《西廂記》、《水滸傳》后,對大臣說:“此人是古文高手,莫以時文眼看他。”

     

      金圣嘆親身經歷了明朝滅亡、清軍入關的那個黑暗時期,對清朝的殘酷統治心懷不滿。

     

      也體現了晚明知識分子的風骨,可在漢奸的眼里,就會認為他是“不識實務”了。

     

      所以對于《水滸傳》所反映的“官逼民反”的主要思想,他是持積極支持態度的。

     

      金圣嘆在評《水滸傳》中,一針見血地指出:

     

      《水滸傳》中朝廷高官的親屬可以仗勢害民,其親屬的親屬也可以橫行不法,一高官何止一親屬,一親屬更有無數狐群狗黨,因此,“普天之下,復有寧宇乎哉!”

     

      可謂切中要害、針砭時弊,至今也猶如驚雷在耳。

     

      此外,金圣嘆對《西廂記》的評點也相當精彩。

     

      《西廂記》是元代雜劇大家王實甫的作品,大約寫于元貞、大德年間。

     

      全劇敘寫了書生張生(張君瑞)與相國小姐崔鶯鶯在仕女紅娘的幫助下,沖破孫飛虎、崔母、鄭恒等人的重重阻撓,終成眷屬的故事。

     

      可在明朝以后《西廂記》卻被列為禁書、“淫書”。

     

      金圣嘆則是明確反對《西廂記》是“淫書”一說。

     

      評點中,直接抨擊了歷代封建禮教維護者和道學先生對這部優秀古典愛情劇的詆毀。

     

      源于金圣嘆的影響力,他評點的《西廂記》在清代的得到廣泛傳播。

     

      同時也為《西廂記》的傳僠也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評點中打破封建禮教束縛,爭取愛情自由,精神自由的觀點是和我們現代人的觀點是一致的。

     

      但是在那個年代,爭取愛情、精神上的自由卻是極其艱難的,是需要過程的。

     

      從而讓我們從另一方面認識到了金圣嘆的偉大。

     

      

     

      五

     

      

     

      可是現實中的金圣嘆卻是極其痛苦和矛盾的。

     

      每當夜深來臨,饑餓難耐,只有舔筆蘸墨、游戲文字。

     

      面對孤燈,不由得一陣惆悵:

     

      “今冬無米又無菜,

     

      何不作官食肉糜。

     

      鄰舍紛紛受甲去,

     

      獨自餓死欲底為?”

     

      ——金圣嘆《甲申秋興之二》

     

      半輩子作筆,既不能換來錦衣玉食,封妻蔭子,又與主流思想相背,難溶其中。

     

      也想被統治者賞識,但是還得堅守自己的操守。

     

      這種矛盾心理使他內心信受煎熬,糾離不清。

     

      想想自己空有一腔才華、抱負,卻難以施展,不由得一聲嘆息。

     

      但是人生當中的悲劇,遠遠沒有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順治十八年 (1661年)2月,順治帝駕崩。

     

      按照禮制,全國臣民都要為皇帝致哀。

     

      蘇州官員接到命令后,就把當地的文廟設為靈堂,供普通百姓祭悼。

     

      不巧的是蘇州一帶近兩年一直受旱災影響,收成不好,難民遍地。

     

      時任江蘇巡撫的朱國治卻不顧百姓死活,橫征暴斂、催逼錢糧,百姓痛苦不堪、民怨沸騰。

     

      朱國治是誰?他就是后期吳三桂造反時拿他祭旗的那位。

     

      此人忠于滿清,但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酷吏。

     

      正好江南這一帶有“哭廟”的風俗,在江南士子們的策動下,一場“哭廟”大戲開始拉開帷幕。

     

      一是士子們召集民眾齊聚孔子廟,向祖師孔圣人哭訴。

     

      二是士子們號召民眾前往府衙請愿,要求罷免貪贓枉法的官員。

     

      金圣嘆也赫然在列,他主要起草的是悼順治帝的祭文。

     

      朱國治聞訊大驚失色,也怕清廷怪罪,于是他連夜寫奏折,故意夸大事實,說暴民抗打朝延命官,有造反跡象。

     

      清延接到奏報,也害怕蘇州發生民變。因為清廷入關不久,各地反清勢力仍然活躍。

     

      所以清延迅速將此案移交至江寧府審理,由朱國治擔任主審。

     

      一場大捕殺就這樣開始了。

     

      金圣嘆當然是跑不掉了,因為他平日里就喜歡諷言諷語,抨擊官府,這一次官員們哪里會饒得了他。

     

      他是首當其沖。

     

      

     

      六

     

      

     

      金圣嘆被定為“哭廟”案的首犯。

     

      他自知也難以活命。

     

      于是,他便叫來獄卒說“有要事相告”。

     

      獄卒以為他會透露出傳世寶物的秘密或是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于是拿來筆墨伺候大師。

     

      但沒想到大師的“臨終要事”竟然還是幽默。

     

      金圣嘆指著獄卒給的飯菜說:“花生米與豆干同嚼,大有核桃之滋味。得此一技傳矣,死而無憾也!”

     

      這也是金圣嘆最后一句被記錄下來的話。

     

      臨刑之日,空蕩蕩一圈空地,被周圍百姓圍得水泄不通,中間齊刷刷地跪著一批既將處的人犯。

     

      劊子手手執寒光閃閃的鬼頭刀,令人毛骨悚然。

     

      金圣嘆披枷戴鎖,泰然自若,并向監斬官索酒暢飲。

     

      飲罷大笑,說:“割頭,痛事也;飲酒,快事也;割頭而先飲酒,痛快痛快!

     

      并高聲吟了一首絕命詩:

     

      天悲悼我地亦憂,萬里河山帶白頭。

     

      明日太陽來吊唁,家家戶戶淚長流。

     

      劊子手刀起頭落,從金圣嘆耳朵里忽的滾出兩個紙團來,劊子手疑惑不解。

     

      打開一看:一個是“好”字,另一個是“疼”字。

     

      劊子手大失所望,搖頭苦笑:“這個金圣嘆,死了還要開涮人!”

     

      至死,大師也沒忘記再幽默一把。

     

      金圣嘆死后被清末革命黨尊為抗清先烈。

     

      

     

     

     

     

     

      作者:陳永勝,河南省新蔡縣城東關人

      標簽: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金圣嘆,一個悲慘的段子手 / 作者:陳永勝的感言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河北快三官网天天计划 手机捕鱼最多99炮那种 微商服装代理赚钱吗 北京pk10冠军3码精准计划 描述一条生活规则 河北体彩11选5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现在农村做什么行业最赚钱投资小 网上真钱捕鱼平台 分分彩彩免费软件计划 棋牌外挂修改器手机版 深海捕鱼大师选关版